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中国 > 正文

张北县检察院炮制李明案证言“两层意思”的黑幕2015-06-25 13:03:14 | 来源:中华网河南 | 查看: | 评论:0

  轰动一时的张北县2013年反贪一号案件——原供水公司总经理李明“受贿”案,仍未尘埃落定,在这起本不应该引人注目的县级反腐案中却爆出了太多的惊人内幕,张北县从此不再太平,这起人为制造的冤假错案,至今已过去两年零三个月,不但没有拿到令人称颂的“反腐”成果,反而张北县检察院原检察长赵刚和原法院院长夏季双双因腐败锒铛入狱。到底谁是真正的贪官已不问自清,不言自明,司法正在向不远的正义靠拢。

  ●事实真相

  本案关键证人即所谓的行贿方高某在供水公司承包工程30多年,供水公司换了五任经理,都是继续沿用高某承包工程,不为别的,只为高某干活实在而且对供水公司的管线工程非常了解。李明上任后,经过公司领导班子集体讨论决定继续沿用高某,供水公司和高某续签了合同并办理了公证,从内容到程序均合法合规。

  事情起因于高某听说北京有个卖顶管机的张北人,想从那里购买一台顶管机,高某去了几次价格都谈不下来,而且当时顶管机非常紧缺根本拿不到货,后来高某听说这个卖顶管机的张北人是李明的同学,就委托李明帮忙,李明为人热情正直,没有官气,亲自带着高某去了北京,经过李明的帮忙,高某拿到了优惠6万元的内部价,并获赠一台价值7.5万元的导向仪和终身保修的售后服务,实际少花费13余万元,该事实已在检方调取的证据中得到确认。而且当时顶管机缺货,李明硬是让同学将另一个客户的现货提走,就这样李明利用私人同学关系帮助高某成为张北县第一个有顶管机的人,高某抢占先机迅速占领了张北及周边县顶管机工程市场,在随后的一年里高某从外单位通过承揽顶管机工程赚取了200余万元。高某对李明自是感激不尽,先是给李明送去现金表示感谢,李明不要,又用自己的名义办理了一张银行卡给李明送去,李明还是不要,高某索性强行把银行卡扔在了李明的办公室,并分三次存入12万元,李明事后多次打电话让高某取回,高某一再表示没有李明帮忙买到顶管机,哪能挣到那么多钱,执意要感谢,李明最后和高某商定只取1万元以感谢卖顶管机的同学,其余的约定仍退还并等待高某拿取。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简单清晰毫无悬念。

  就是这样一个与权钱交易毫不沾边、纯属私人帮忙的毫无争议的事实,被张北县检察院人为编造成受贿的犯罪事实,并使用各种手段逼迫证人作伪证,致使证人多次翻证,用证人高某的话说:“问题是他要定你罪,还管你谁的事?检察院把我弄进去,三进三出的,叫人家罚了不少钱,没法弄。我确实是说就是因为顶管机感谢,不行呀,在里头他哄骗着你,又弄你,谁能受得了那东西。”高某的话令人不寒而栗!检察院想要定你的罪,没罪你也有罪,而高某妻子的一席话,话粗理明,一语道破天机:“赶上这运动,他们就好像没蛆下了,就给人家从这方面下蛆”。这些幕后真相也从李明的辩护律师冯海兵处得到印证,冯海兵曾对李明的家人说“有谁还敢和检察院对着干,面对一个强大的机关,你不是以卵击石吗?检察院办案就这么办,全部都是这样,你们也别不服气。”

  有了一定要将李明治罪这一目标,张北检察院像编剧修改剧本一样,一步步制造篡改证人证词,导演着一出有罪推定的反贪闹剧。在检方当庭出示的2013年3月23日对证人高某的讯问录像中,竟然毫不掩饰的出现了检察院侦查人员公然诱证并以高某的名义编造虚假证言代替高某自问自答的的惊人内幕:

  ●诱证一幕

  问:“范某为什么介绍你和李明认识?”高某回答:“范某想跟我合伙买台顶管机,后来就听说卖顶管机的是李明的同学,就跟范某去找他。”检察官蔺某诱证:“另外是不是说当时人家李明是局长,你认识他是需要他帮助你什么的。”高某回答“没有。”

  ●伪证一幕

  高某陈述给李明送卡的经过:“当时我去送钱他不要,我就办了张卡送给他,他不要,他说我也没帮你什么忙,他推辞不要,我就给他扔在桌子上走了。”检察官蔺某诱证并教授伪证:“当时你给人家送卡说别的话了没有?以前的活是我干的,以后还想干。”另一范姓检察官继续教授伪证:“不是,你该说我来分点红,以前的活都是我干的,以后继续让我干这个活。”

  检察官范某和蔺某自编自导直接伪造高某证言。范说:“我给他分干股,就是为了长期干供水公司的活,而且我给他分三次分红的前后,供水公司的活一直都是我干,给他分红就是给他送钱,对吧,只不过要么你拿现金去送,要么以分红的方式给他送钱,就是白给,用他的权力给你谋取一定的利益,就是为了揽活,说明你就是为了做活。”蔺接着说:“给他入干股就是为了长期发展供水公司的活,我分三次分红给他,其实就是为了给他送钱。是不是这个道理?” “因为李明是那儿的经理,用他的权力给你谋取一定的利益,你就是为了揽活,供水公司的活一直都是我干,就是为了长期干供水公司的活。”上述公诉方当庭提交的录音录像暴露了检方非法炮制、伪造证言的重大违法行为,不能不令人唏嘘胆寒!

  ●翻证一幕

  高某2013年12月13日亲笔手书证明以证事实真相:“2011年上半年李明帮我从他同学那里帮我买了一台顶管机,少要了6万元,2012年下半年以后我从张家口城通公司、华盈供热公司、尚义移动公司等多个单位和个人作顶管工程挣了些钱,我为了感谢李明就于2012年8月给李明送去现金,他坚决不要,我又跟他要卡号,他也不给我,我就用我的身份证办了一张银行卡放到他的办公室,他还不要,我扔下就走了,他又给我打电话让我把卡拿走。”

  高某2013年12月19日第一次出庭作证仍坚持事实真相:“给李明银行卡是为了买顶管机帮忙便宜,我挣了钱的感谢,12万元全是感谢费,因为没有李明帮忙买顶管机我就赚不了这些钱。”证人当庭客观陈述了事实真相,让公诉人出乎意料大为恼火,当庭训斥证人并以证人当庭证言与侦查期间笔录证言有出入为由,要求休庭并补充侦查,法庭竟公然允许。

  2014年1月3日证人高某在检方的安排下第二次出庭作证,这次检方有了第一次的教训,不再让高某自行发言作证,而是出示了一份2014年12月24日公诉机关要求休庭后于庭下侦查人员再次对高某取证的笔录,这次取证可谓成果显著,高某推翻了第一次出庭作证的证言,并出现了精心炮制的所谓证言的“两层意思”:“给李明卡为感谢买顶管机帮忙便宜,也还想在供水公司干活。”这“两层意思”同样从辩护律师冯海兵在劝李明家人认罪的录音中得到印证,冯海兵曾对李明的家人说:“我为什么盯住迟迟不开庭 ,盯住开庭让证人出庭,你知道证人内幕是什么内幕?......第一次原来找那个姓高的,他当庭呀,他应该说什么,当庭他应该是两种理由,一种理由是因为顶管机,一种理由是因为揽活,这个证就弄好了。”检方将高某的第二次出庭作证完全控制在对庭下书面证言的核实,高某丧失了当庭作证的充分发言权和自由阐述权,他是按照检察院、法院、冯海兵串通后设计好的证言来翻证的。这次高某于庭下受到检方私自取证干扰、庭上言论受控并翻证的非法证言就是后来检察院、法院给李明定罪的依据。

  2014年11月25日重审一审高某再次被检察院安排出庭作证,面对李明高某紧张愧疚,再次变更证言:“ 给李明卡是买顶管机帮忙便宜,也有想在供水公司继续干活的想法,想在供水公司继续干活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没和李明说过。”高某当庭还承认他说过的“给卡是因为买顶管机便宜和顶管机从外单位挣钱了”是真实的,“12万是感谢费,从良心上说根本就不是为揽活,就是由于顶管机感谢,为揽活是检察院让这么说的”是高某自己的原话。证人高某受到检方控制被迫翻证的事实铁证如山。

  ●枉法裁判

  2015年2月25日,张北县人民法院罔顾事实,根据张北县检察院伪造的证据以及证言的两层意思,将高某的12万元分为两部分,6万元是顶管机的感谢费,6万元是想继续承揽供水公司工程的行贿款,枉法判定李明“受贿”罪成立,判处李明有期徒刑5年。李明当庭口头提出上诉,坚称自己无罪。

  ●幕后推手

  张北县检察院和张北县法院对李明作有罪追诉的过程中,违反无罪推定的基本原则,拒不采纳李明诸多的无罪证据,一是在他们背后有更大的老虎为他们撑腰,二是他们只有把李明送入监狱才能达到清除异己和贪腐敛财的目的。因为李明在任供水公司经理期间,多次拒绝上级领导为开发商减免费用的违规批示,为了维护公司利益敢于抵制腐败,不与那些幕后的老虎们同流合污而影响了他们的利益,结果他们利用公权力借反腐之名对李明进行打击报复。没有犯罪证据他们可以伪造,可以借公权力把李明这个异己送进监狱而达到他们为开发商任意减免费用的目的。

  张北县检察院利用检方办案职权对李明及关键证人高某进行变相刑讯逼供和暴力取证,甚至不惜直接伪造李明的有罪供述和虚假自首,远非单纯以有罪追诉为目的,而是在没有罪证的情况下制造罪证对李明追诉。随着案情的深入笔者发现,这一切行为幕后的推手并非实现案件侦破率那么简单,检方利用办案职权非法扣押、超范围扣押,并将大额扣押款项转移至个人名下,借办案之机谋取非法利益,而且在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的驱使下,刑讯逼供、暴力取证不过是实现经济利益和司法利益的工具,既完成了办案数量指标,又实现了经济创收,同时也清除了异己。司法腐败和经济利益挂钩后的变异和升级远比单纯的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来的更可怕,以前是办案手段违法,现在是办案目的违法,办案价值取向上的根源性违法必将导致更多触目惊心的冤假错案,无疑使雪上加霜的司法公信力面临着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的崩溃式的坍塌。

  现在是重审判决后,李明再次上诉到二审法院,我们真切希望重审二审法院不仅从程序上遵循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和人文原则,更应当从实体判定上严格遵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定罪量刑原则,排除任何干扰,依法行使法律赋予的神圣而又庄严的审判权,做出经得起责任追究的正确判决。

  笔者及广大关注李明案、关注中国司法进步的法律人士和社会各界人士,将静候李明案这一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司法贪腐案件最终的尘埃落定,法槌落处体现的不仅是司法公正,更是世道人心所向。

  附图:(张北县检察院炮制李明案证言“两层意思”的黑幕)

  

张北县检察院炮制李明案证言“两层意思”的黑幕

 

  

张北县检察院炮制李明案证言“两层意思”的黑幕1

 

  

张北县检察院炮制李明案证言“两层意思”的黑幕2

 

  

张北县检察院炮制李明案证言“两层意思”的黑幕3

 

  

张北县检察院炮制李明案证言“两层意思”的黑幕4

 

  

张北县检察院炮制李明案证言“两层意思”的黑幕5

 

  笔者及广大关注李明案、关注中国司法进步的法律人士和社会各界人士,将静候李明案这一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司法贪腐案件最终的尘埃落定,法槌落处体现的不仅是司法公正,更是世道人心所向。(作者:岳成功)

  来源:http://hn.china.com/news/agency/11160205/20150625/19900142.html?qq-pf-to=pcqq.c2c

上一篇:北京大兴西红门黑社会势力为何如此猖狂 南阳开发商持关公刀恐吓讨薪民工 南阳汇达置业非法开发叫嚣有官方后台下一篇: